栏目导航

news

汽车资讯

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一条史诗级大运河!从杭州通到广州串连京津冀、长三角与大湾区

发布日期:2022-04-29 06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最近我常刷到一则“激动人心”的重磅新闻,浙江、江西、广东三省要联合打造一条“世纪大运河”,从杭州直通广州,总投资额3200亿元

  据悉,这条大运河,将通过江西水系连接长江和珠江,打通中国最发达的两大经济圈——长三角与珠三角,有媒体称其为“杭广大运河”。

 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这条大运河的全称是赣粤赣浙运河,是一项横跨浙江、江西和广东三省的大型运河工程,由赣粤运河、浙赣运河组成, 长度合计约1988公里,比京杭大运河还要长194公里。

  根据公开信息,它的大致路线是这样的:从杭州的京杭大运河开始,溯钱塘江富春江而上,经信江转入鄱阳湖,然后沿着赣江逆流而上至赣江源头之一章水,在江西大余连通广东南雄珠江北支北江的浈水,沿北江南下至珠三角地区。

  简单来说,运河从广州过江西到杭州后,再与古老的京杭大运河连接,实现南北贯通,上达北京、下通广东,一个气吞山河的“京广大运河”呼之欲出,然后一举打通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三大顶级经济圈。

  说实话,刚看到这则新闻时,我是不太相信的,还以为是哪个贴吧网友的脑洞大开。

  毕竟,运河作为一种交通工具,早已退出历史舞台,取而代之的是运量更大、效率更高的海运、公路和铁路。

  正如有网友说,长三角和珠三角要通航,可以走海运,从宁波港到南沙港,万吨巨轮川流不息,它不香吗?为啥要绕道江西穿越崇山峻岭呢?

  2021年12月底,《江西省“十四五”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》发布,提到“加快赣粤运河前期工作,力争‘十四五’开工建设”。

  到2022年1月17日,江西发布的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到,“争取在2022年赣粤赣浙运河的前期工作取得积极成效”。

  运输体系发展规划的通知》中,也明确提及“开展湘桂赣粤运河前期研究论证”。

  浙赣粤大运河是由江西积极倡导的,也写进了该省的政府工作报告,而且国家有关部门也支持对这一工程进行研究论证。

  这首先与江西的历史有关。在近代以前,江西曾有一段非常辉煌的历史,而它的辉煌与水运息息相关。

  大约从唐朝开始,广东已经是蜚声国际的通商口岸,其与中原地区的商贸联系日渐频繁,而沟通广东与中原的商道主要有三条,一条是经湖南郴州到广州,第二条是从福建借道潮汕到广州,第三条是经江西沿赣江、珠江到广州。

  前两条商道需要翻越崇山峻岭,山路崎岖,通行不易,而第三条商道可以充分发挥水运优势,安全可靠,效率高,成本还低,于是逐渐成为南下广东最重要的商道。

  尤其是到了明清“一口通商”时期,广州成为中西方贸易的唯一口岸,经济地位如日中天,这也使得江西作为南北大通道的重要性更加凸显,当时有人用“吴头楚尾,粤户闽庭,形胜之区”来形容江西的地理优势,

  据记载,明清时期景德镇发展至巅峰,1722年景德镇人口就已达百万,嘉庆时期年财政收入约四千万两白银,仅景德镇的生产总值就达到六百多万两,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5%。

  经济的发达,推动文化的繁荣,例如唐宋八大家,江西一个省就占了三个,明朝时甚至有“朝士半江西”的说法。

  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就用“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……隍枕夷夏之交,宾主尽东南之美”这样的溢美之词,来感叹江西的繁荣。

  可以说,江西的兴盛,离不开赣江水道的恩赐,然而成也萧何、败也萧何。近代以来,随着铁路逐渐取代水运成为主流的货运通道,江西的发展从此陷入长达百年的沉寂。

  1900年,粤汉铁路正式开建,宣告着湖南正式取代江西的角色,至于这条铁路为何走湖南而不走江西?网上已有很多分析文章。

  其中一种解释是当时太平天国运动的主战场就在江西一带,被而来自湖南的湘军则是这场运动的主力。当运动结束之后,江西被打成一片废墟,而以曾国藩为首的湖南人跻身清朝高官行列,这对湖南的发展来说,是巨大利好,包括兴办企业、铁路建设等方面,湖南等享有一定的优先权。

  另一种解释是,当时推动铁路建设的重要人物是张之洞,而张之洞既当过两广总督,也当过湖广总督,那么两湖和广东自然就开风气之先,率先修建铁路。

  而江西在铁路建设上滞后了湖南至少50年,直到1996年京九铁路建成以前,省会南昌都没有直通北京的火车,进京要绕道长沙、合肥或杭州。

  总之,粤汉铁路修建之后,江西的水运通道就开始没落了,在随后的100多年的时间里,江西经济逐渐从中部地区的学霸沦落到倒数,如今GDP只有湖南省的65%、湖北的60%。

  在互联网上,“环江西”都成了一个梗:“环江西高铁圈”、“环江西自贸区”、“环江西万亿城市俱乐部”.......这让曾经富甲一方的江南西道变成了一个小透明,被网友称之为“阿卡林省”。

  可见,江西的掉队与交通息息相关,交通也始终是江西经济发展的一块心病,倡导浙赣粤大运河,相当于对水运时代那个辉煌江西的呼唤。

  在此意义上,浙赣粤大运河并非无中生有、脑洞大开的一个奇想,它基于的是历史上发挥过重要通航功能的赣江水道,只需要把它和已有的钱塘江富春江、鄱阳湖、长江、北江、西江相互打通就好了。

  大家知道,海运通道基本不用疏浚,但河运通道要经常疏浚,否则通航能力无法保证,所以这个工程其实非常大,号称3200亿的投资并不夸张,如果真的要开建,势必要经过严格的论证,不是三五年可以搞掂的事情。

  但透过这条设想中的大运河,我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江西在发展上的焦虑,希望通过这条大运河恢复江西作为南北水运大通道的历史地位。事实上,在铁路、公路、海运占据主导的时代,河运仍然有它的价值,

  例如,长江水道与珠江水道至今仍然发挥着一定的航运功能:2020年,长江干线%。同年,珠江西江干线%。

  有数据显示,水运成本是铁路运输成本的1/2,公路运输成本的1/5,航空运输成本的1/20。江西作为内陆省份,无法享受海运红利,如果能够打通一条具备通航条件的运河,也的确能带来一些发展机遇。

  只不过,这个账一定要算仔细,运河开通带来的经济收益,能否覆盖修建运河需要投入的成本?这个问题就交给有关部门和专家去论证吧。

  眼下可以肯定的是,江西虽然错过了铁路时代,但在高铁时代,还是非常靠前的,目前江西的高铁里程仅次于广东和辽宁,省会南昌已经成为沪昆、京港台两大干线高铁的交汇点,再也不是铁路时代的那个“洼地”。

  就在去年年底,,这意味着江西正式与粤港澳大湾区实现单高铁直达,虽然比武广高铁足足晚了12年,但仍然是江西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,一个重要的新央企——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,正式落户江西赣州,这标志着江西终于第一家实打实的央企总部。

  这说明,国家已经重视到江西的发展问题,期待江西把握历史机遇,再一次腾飞。

Power by DedeCms